Music-DJ
Video-TV

卖菜女人悲惨遭遇:两个男人把她逼成精神病丨真事

amili 发表于 2017-7-31 10:02: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复制链接]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立里言 | 禁止转载
这是我五年前在精神科实习时听到的故事。
那天她来看病,是坐着卖菜的三轮车来的,由儿子开着。见到我时,她拉着我的衣袖不断问我:“几点了,三点了么?”
她还问我:“小兄弟,你说,现在画画的人还能赚着钱么?”
那卖菜女人,四十多岁,独身,满脸皱纹,不少白发。
卖菜辛苦,夜里三点多就要出发,要开着三轮到离家3公里外的二仓库去进菜。
菜头是个比她小上一轮的男人,精瘦,不是很讲道理,每天只会打着哈欠说着自己辛苦,一边紧盯着秤砣抬价。
女人自己一个人,搬着一麻袋一麻袋的菜过来过去。久而久之,手臂壮得像牛,腰却常常痛得像是被石磨碾过。
早上六点,女人到了摊位,铺开麻布,开始卖菜。
她腿上有旧伤,不怎么爱动,就蹲在地上等着人来买菜。等着那些老头老太,陪读母亲们为了一根萝卜上的一块黄泥来同她掰斥道理。
然而他们精细,女人却精悍,寸步不让。
呸!她从清早起来忙到晚上才能挣多少钱呢,这些人还要来占她便宜,真是臭不要脸!
女人看不上这些挑来捡去的人们,他们的工资存款都比女人高上几倍,几十倍,女人依旧看不起他们,觉得他们身上充满了穷酸气,不忌惮用难听的语言贬损他们,让他们抬不起头来。
直到他们走,女人也依旧在骂,对天骂,对地骂,直骂到再没有人敢同她讲价。
等到她骂完这通,女人才觉得自己的早晨才开始舒活起来,刚才冻僵的血液又重新开始流淌起来。
女人也不是天生就是如今这样的女人,哪个女人生来就是剽悍的呢?
女人做姑娘时,也曾像朵鲜花一般。她的泼辣与强悍都来自与她之前的丈夫。是他逼着她变成了如今这样,只有这样才能勉强叫他少一口烟酒,才能在她男人发起疯来的时候勉强格挡两下。
女人还有个儿子,在上高中,是艺术生。女人不懂艺术,却知道艺术的价格。艺术的价格很贵,一套颜料能值一堆萝卜,一根画笔能顶一车白菜。
女人不大喜欢儿子去当艺术生,她想让儿子去学电脑,听说如今学电脑才赚钱。
而且听说画画的大学都贵得很,哪有钱供?
上午十点,女人收摊,回家,挑些烂菜炒炒。吃口午饭,赶着时间又把儿子校服洗了,就赶紧躺下,睡个午觉。
下午两点多,女人又出了摊子。从浇花的管子里接了点凉水,含在嘴里,给那些有点蔫吧的菜叶子喷上。
然后找了个树荫,坐下来,斜着眼睛开始摇着把写着不孕不育医院地址的扇子,伸手将爬上她裤腿的蚂蚁们都一一碾碎。
旁边卖瓜子的女人抓把瓜子搬着板凳靠着坐了过来,两个人磕着瓜子说着那些只有中年女人们才能懂得的笑话,一边把瓜子皮乱七八糟地吐了一地。
女人一边与瓜子女人调笑,一边眼睛又不断往不远处的垃圾桶那里瞟着,提防着是否有人不经她的过问就擅自把塑料瓶子扔进桶里。
五六点钟的时候,上班的人们终于下班了。这些人性急,赶着回家,菜也都胡乱买些。女人趁着他们着急,也就偷偷胡乱加些斤两。
有个女人眼尖,发现了她的把戏,她当然是不肯承认的,于是开始破口大骂。
脏话是女人的盔甲与武器,女人扯着嗓子变着花样地骂着脏话的时候,就觉得自己是受到了某种保护,会油然而生一种底气。
八点多,夜市开了,遛弯消食的人来了。这些人权把买菜当做解闷,掏钱比掏粪都困难,大半天的就只是东问问西问问打听着每一样菜的价格,好像物价局的一样。
女人平时是最不耐烦这个的,然而这天她却看见了蹲在身边的中年男子不慎从兜里掉出的二十块钱。于是女人赶快用脚把钱踩住,又胆战心惊地陪着中年男人瞎扯了半天。
到中年男人终于离开,女人高兴地拿起那二十清点纸钞时,才发现刚刚那男人给她的那张五十,是张假币。
十点钟,女人哑着嗓子提着一袋烂水果回到了家。
女人的儿子此刻正一个人窝在角落里练着画画,见她回来,也不吭声,闷葫芦一样。
女人最不待见儿子这样,今天尤其是气恼,嘴上便开始没了好话。
女人在这边抱怨,女人的儿子却并不理她。女人骂着骂着也觉得没劲,转身过去想烧一壶开水去泡中午剩下的饭。
女人拧开煤气灶,一低头就看见了躺在垃圾桶里的那两套颜料。女人心中更气恼了,她始终都不能理解为什么儿子的颜料就不能省着些用,又不肯用个干净。
女人捡起了颜料,去找儿子兴师问罪。伸手就把颜料砸在了儿子的调色盘里,颜料溅了儿子一脸。
女人开始骂骂咧咧。开始讲她是如何倒霉,才进了这俩人的门,又讲她儿子父亲一系的人是如何没有人性。
以往女人骂骂咧咧的时候,儿子总是当听不见,也不理她,只会把头埋得更低继续画画。但今天女人的儿子却被骂得恼了。
于是他忽然猛地站了起来,冲向了女人,直直站在了她面前,狠狠地瞪着她看,鼻子里还发出呼呼的声音。
那一刻女人才发现儿子不知何时居然已经长得很高也很壮了,他长得更像他父亲了,似乎一抬巴掌就能够将她掀翻在地。
女人听见儿子说:“你闭嘴。”
女人伸手,甩了儿子一个耳光。
女人的儿子忍不住,推搡了女人一下。
女人顺着力道跌坐在了地上,开始嚎啕大哭。
她好像一个无赖那样,撇着胳膊,蹬着腿喊:“你杀了我吧!你是不是想叫我死?”
这屋里当然没有人想杀她,女人自然也不想死。可是她偏就要这么喊,就要这么闹。
她伸手脱下一只鞋子,往自己儿子的脸上飞去。女人的儿子伸手挡掉了这只鞋子,然而却没能挡掉另一只飞向了他画架的鞋子。
那只鞋子准确无误地飞在了那张画的右上角,画架便应声而倒了。
“你他妈……”女人儿子的右手顿时就高高举起了。
女人忽然怕了。
她不由自主地瑟缩了一下,然而儿子的手掌却迟迟没有落下。
“你有病!”女人的儿子看着自己的母亲,冷冷撇下一句便夺门而出了。
女人看着那扇空空的房门,像是吓呆了一般,心里既后怕,又不免愧疚起来。刚才的眼泪和鼻涕和着脸上的尘土还在往下淌着,又苦又咸的。
女人撩起衣襟,摸了把眼泪,托着墙站立起来。她刚才哭得太凶,整个人还在因为缺氧而不断抽搐。
女人就这么抽搐着,把烧开的水从炉子上取了下来,泡了中午的剩饭吃了一口,然后开始洗脚。
十一点,女人终于躺进了被窝。没了儿子的鼾声,家里忽然变得很静。
女人不习惯这种安静,于是在被窝里翻来覆去。到最后,女人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跳下床来,扶起了儿子的画架与画。
女人端着画,想借着月光看看那只鞋印,却意外看见了一张在被她埋在记忆深处的一张扭曲的脸。女人看着那张画,忽然不可抑制地浑身颤抖起来。
她远远地扔开那画,抱着手臂,怮哭起来。
她想起来了,今天是她以前男人死的日子。
接着,她又想起那些年挨过的来自这个男人的打,想起自己的疼痛与鲜血。又想起了自己手中的那把刀,想起男人痛苦的表情与儿子冷漠的脸。(原题: 《卖菜女人》,作者:立里言。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下载看更多精彩内容)
这里是快捷回复,赶紧试试哦: 正點 感謝 銷魂 太美 一般 撸起 回帖 路过 漂亮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收藏帖子 客服中心 搜索 签到

601910919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套图社客服QQ
08:00-23:00

手机版

技术支持

  • 网站地图
  • 最近更新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