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ic-DJ
Video-TV

地铁上姑娘缺乏自我保护,中年男子紧贴女生狠的直咬牙

羊角 发表于 2017-7-31 10:19: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复制链接]
现在很多人上下班都是乘坐公共的交通工具,诸如公交车还有地铁拉。但是由于车上的人口太多,很多时候难免磕磕碰碰,但是有的人不怀好意专门挑这个机会下手。

这个男子不怀好意,跟随者车的节奏前后不停的晃动着,乘机占人家姑娘便宜。

注意看男子的手,是不是趁着晃动,咸猪手呢

由于女孩子家家比较害羞,不知道怎么保护自己,竟然任由男子欺负!对于这种无耻行为大家怎么看?
近日看到了一个视频,视频中一男一女在地铁上,两人算是面对面站着。

这时候乘坐地铁的比较多,男子也正因为这样,所以一直拿手放进自己身后女生的牛仔裤里面!

这样来来回回有好几分钟,女子终于回头看了下。

但女子似乎并不意外,转身之后,继续玩起了手机

如果是你,你会像女子一样,选择默不作声吗?不会动手打他吗,或者大声喊叫吗?怎么能让他如此肆无忌惮呢 ?
很小的时候,我招惹了不干净的东西,为了保命,祖父给我找了个鬼媳妇保护我,可成婚当晚,俊俏的鬼媳妇就霸道的欺负我,强行撕我衣服,威逼利诱的要和我洞房……
我叫江晓,生活在北方,黄河流域的一个偏僻小山村,我自小调皮捣蛋,整天跟一帮光着腚的熊孩子山上抓兔子,下河摸螃蟹。
我和祖父生活在一起,祖父年幼时,和一个云游的道士,学过些粗浅的本领,他在我生下来的时候,祖父就断定,我八字太冲,时间久了会克死亲人,所以让我跟着他,在这深山老林里作伴。
这样的日子过得很悠闲,有吃有喝,无忧无虑,还有那么多的玩伴。
可在我九岁那年,发生的那些事情,让我快乐的童年被蒙上了厚厚的阴影。
事情曲折离奇,我都觉得是一场梦,这事还要从那年夏天,黄河大旱开始说起,天灾人祸,家里收成紧了,孩子们的零花钱就自然紧了。
先是来了个走南闯北的无良小贩,拿着花花绿绿的糖果,还有各种各样的玩具进了村。
他发现山上的黄鼠狼特别多,动起了皮毛的心思,年幼的我胆子大,心眼少。
禁不住糖果的诱惑,于是按照小贩的吩咐,弄了些鸡蛋和米打碎了混在一起,在里面下了小贩给的老鼠药,就放在村口,拿着小贩给的三炷高香,一边冒着烟,一边插在了黄土里。
小贩说这方法,可以骗小黄鼠狼来。
还别说这方法还真管用,扒了两百多张黄鼠狼的皮毛,都给了小贩,换了小贩全部的糖果。
但没想到,这件隐秘的事情,在后来还是东窗事发了,也给家里带来了大灾难。
小贩离开后的一个星期,那个夜晚,模糊的月亮,有一些阴云,闷热的天气,蝉鸣声断断续续,吵得人心烦。
祖父和我吃完饭,我们就坐在俩小板凳,在院子里的大柳树下乘凉。
刚坐下没一会,一阵冷风袭来,我家的大黑狗忽然跳起,一个劲的对着门外狂吠起来,这一下,一石激起千层浪!
村里的其他狗,也跟着叫唤了起来,这次的狗吠和以前的不一样,这一次的狗吠声,急促和尖锐!
祖父咦了一声,站起身说了声奇怪,仰头望着星空,嘀咕道:“江晓,就在这大柳树下等我,别乱走,今晚气氛有点诡异。”
我嗯了一声,祖父应该是去屋里找龟壳了,那喜欢用那玩意占卜算命,说是可以预知祸福。
“咚咚咚”敲门声传来,狗吠声更是急促,有些声嘶力竭的感觉,我看了眼大黑狗,摇了摇头。
我连忙站起身跑去开门。
到门后我随口问道:“谁啊?”
可没有人回应,我好奇的打开了门,外面空无一人,我挠了挠头正要关门,忽然有人喊了我的名字:“江晓。”
我吓了一跳,后退一步,侧过脸这才发现,大门那黑漆漆的左面墙角,站了个贼眉鼠眼的人!
我眯着眼伸了伸头,这才看清,不是别人,正是那个收皮子的小贩,他不是早就走了吗?
他的表情有点怪,很僵,像是一副画出来的人皮面具。
“咦?你怎么来了?”我小声的嘀咕道。
小贩诡秘的笑了,他拿出一包糖,同样小声的说道:“江晓,我喊你名字,只要你连续答应我三声,这些糖就都是你的了!”
我心里一喜,这么好的事情?
“此话当真?”
“当真,那开始喽,一定要答应三声哦!”
“好!”
“江晓!”
“在!在、”
“等一下!江晓,有问题!快回来!”祖父的声音忽然从堂屋传来。
我心里一紧,条件反射般的就往后跑,可刚转身,一只毛茸茸的手就搭在了我的肩膀上,还伴随着一股恶臭!
大黑狗疯了般的挣扎撕咬着,龇牙咧嘴的试图挣开锁链。
家里的公鸡鸭子和老鹅等家禽,也反常的从窝里冲了过来,扑闪着翅膀,凶狠的直奔门边而来!
祖父拿着一把柴刀冲了过来!
突然的变故让我猝不及防,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间,家禽们在第一时间,冲向我的身后,就连黑狗都挣脱了锁链,疯狂的向这边跑来!
肩膀上的爪子消失了,鸡鸭鹅和黑狗都冲出了门外,我呆若木鸡,一屁股坐在门槛上,没想到这些平日里不起眼的家禽家畜,在我最危难的时候,愣是救了我一命!
“快过来!”祖父喊道。
我这才反应过来,回头看着月色下,几只黄皮正在向村外跑去!狗吠不断!村子里的人都跑了出来,纷纷敲锣打鼓,放出了狼狗,这是村民们对付黄鼠狼的办法。
门外围满了人,祖父在拉着我严厉的问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大柳树下,我害怕的说出了和小贩勾结,并坑杀黄鼠狼的事情。
说完后,爷爷面色狰狞的站起身,跑去拿棍子说要打死我!
好在外面的邻居们都走了进来,拉住了祖父。
“别打了,这到底怎么回事啊?”一个白发老者镇定的拿着拐杖走了进来,人群为他让开了一条路,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咱们村的老村长,按辈分我得叫他曾祖父。
“二叔,您来了!”祖父恭恭敬敬的对着村长说道。
村长看了我一眼,深邃柔和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担忧之色。
当祖父把我和小贩勾结的事情说出来后,所有人都惊得说不出来话,平时关系不怎么样的村民,很多人都借口有事离开了,院子里瞬间空了。
老村长更是一反常态,丢掉拐杖,脸红脖子粗的直跺脚,还不顾形象的瞪着我,连说了三句卧槽。
我忐忑不安的站在一边,低着头看着双脚,忽然发现我好像闯了大祸。
老村长和祖父不一会就平静了下来,两人看了看四周,同时叹了口气。
“江晓和黄鼠狼这是结下了死仇啊,我们要想个办法化解掉,不然黄鼠狼们阴魂不散,抓到机会必定痛下杀手,那你们这一脉可就要绝后了!”门外忽然传来村长的声音。
“二叔有什么办法?”祖父急了。
老村长抬起头,看着院子里的大柳树,莫名其妙的问道:“这棵古树有三百年了吧?”
祖父张了张嘴,欲言又止的样子,村长把他拉到了一边,两人像是在打哑谜的说着话,听得我云里雾里的。
只是在村长走后,我看到爷爷红了眼睛,一直盯着大柳树,看了半个小时,爷爷回屋拿来了斧子。
我站在树下,树上忽然滴下了很多的液体,绿色的液体,是咸的。
祖父忽然捂着脸,他哭了。
擦了把眼泪,祖父严厉的让我过去跪下,他发了很大的火,这是祖父第一次发这么大脾气。
“祖父,你干嘛要砍柳树?”我诧异的问道。
祖父严肃的呵斥道:“混账东西!别问那么多,快给老柳树磕头!”
我心里一紧,知道祖父会一些偏门的东西,当下心里甚是害怕,只好走过去,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被祖父摁着,给大柳树磕头,磕的邦邦响,脑袋上都磕出血了。
祖父沉吟了一番,让我起来了,让我回屋,他的情绪恢复了一些,他大有深意的说:“江晓,你记住了,夜里有人喊你名字,不管是谁,就是我喊你,你也千万不要答应,不然被勾走了魂,谁也救不了你啊!”
我浑身冰凉的转过身,双腿颤抖的打着摆,不争气的尿了裤裆。
“今夜无论外面发生什么,你们都要踏出房间半步,谨记!”柳树的叮嘱在身后回荡着。
我忐忑的回了屋里,第一件事就是把门窗紧闭,我换了身衣服,躲在被窝里,睁大了眼睛,看着屋顶的蜘蛛网,屋里的油灯一直在闪烁,有些蛾子在来回的飞,我满头大汗的看着蛾子,蜷缩在一起。
当天夜里,闹腾了一夜,一直有人不断的喊我名字,而且声音很清晰,像是趴在我耳边一般,我裹紧被子瑟瑟发抖,不敢应答。
第二天一早,我被祖父喊了起来,发现大柳树已经不在了,在夜里被祖父砍了,祖父的表情很严肃,握紧了拳头,一声不吭的带着我去吃饭。
村长来了,拿了块玉佩挂在了我胸前,还有一块玉牌交给了爷爷,然后叹气转身离开。
祖父认真的说:“江晓,看来黄鼠狼,还是不愿意放过你啊,也许这就是你的命,你想活着吗?”
我连连点头,虽然年纪小,但生死我还是知道的,也理解那意味着什么。
祖父又说:“现在唯一能保护你的办法,就是上南山试试,给你找个护身的鬼媳妇,这样就能让鬼媳妇,长久在你身边护佑你!”
顿了一下,他继续叮嘱道:“另外,这鬼媳妇说不定可以改了你的命格,那黄鼠狼多数是活了几百年的,不会轻易罢休的,这次一定要找个厉害的鬼,好看不好看的是次要的,保命要紧,懂吗?”
“祖父,那什么是鬼媳妇啊?”我好奇的问道。
“就是比你大的女孩,给你当老婆,然后和过家家一样的,还得娶了她洞房,然后她就得拿命保护你了。”祖父没好气的搪塞道。
“拿命保护我?”
“你不用管,到时候你就会知道的,刚刚那句话,在黄鼠狼的威胁被解决前,不要和任何人说,知道吗?”
我茫然的哦了一声,不知道祖父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祖父进屋拿了一些东西,罗盘符纸香烛,弄了个百宝袋,我摸着大柳树的剩下的残根,好奇的问道:“祖父,大柳树去哪了?”
“它走了,去了一个很遥远的地方!”祖父说着说着就红了眼,准备好之后,祖父带着我直奔南山而去,说要给我找个厉害的鬼媳妇去。
南山上云雾缭绕,雾气常年不散,非常神秘,但其实我知道,南山是一座历史悠久的乱葬岗…看后续关注卫新公中号“木子熊”回复“鬼媳妇”我连连点头,虽然年纪小,但生死我还是知道的,也理解那意味着什么。
祖父又说:“现在唯一能保护你的办法,就是上南山试试,给你找个护身的鬼媳妇,这样就能让鬼媳妇,长久在你身边护佑你!”
顿了一下,他继续叮嘱道:“另外,这鬼媳妇说不定可以改了你的命格,那黄鼠狼多数是活了几百年的,不会轻易罢休的,这次一定要找个厉害的鬼,好看不好看的是次要的,保命要紧,懂吗?”
“祖父,那什么是鬼媳妇啊?”我好奇的问道。
“就是比你大的女孩,给你当老婆,然后和过家家一样的,还得娶了她洞房,然后她就得拿命保护你了。”祖父没好气的搪塞道。
“拿命保护我?”
“你不用管,到时候你就会知道的,刚刚那句话,在黄鼠狼的威胁被解决前,不要和任何人说,知道吗?”
我茫然的哦了一声,不知道祖父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祖父进屋拿了一些东西,罗盘符纸香烛,弄了个百宝袋,我摸着大柳树的剩下的残根,好奇的问道:“祖父,大柳树去哪了?”
“它走了,去了一个很遥远的地方!”祖父说着说着就红了眼,准备好之后,祖父带着我直奔南山而去,说要给我找个厉害的鬼媳妇去。
南山上云雾缭绕,雾气常年不散,非常神秘,但其实我知道,南山是一座历史悠久的乱葬岗

如果是你,你会像女子一样,选择默不作声吗?不会动手打他吗,或者大声喊叫吗?怎么能让他如此肆无忌惮呢 ?
这里是快捷回复,赶紧试试哦: 正點 感謝 銷魂 太美 一般 撸起 回帖 路过 漂亮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收藏帖子 客服中心 搜索 签到

601910919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套图社客服QQ
08:00-23:00

手机版

技术支持

  • 网站地图
  • 最近更新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